隐冲默

送月饼

平淡的速成小短篇,梗源中秋节日任务·蔡居诚。
——
英万里大人突然传书叫我给他帮忙。
正好手头无事,乐于助人的本少侠便马不停蹄地赶到应天府。
英万里递给我一份礼盒:“突然把少侠叫过来实在抱歉。可是临近中秋佳节,应天府的事情突然增多。既要代表官府给商户送温暖,又要探望孤寡老人,还要维护金陵治安。老夫实在忙不过来,只能麻烦少侠伸出援手了。”
“英老前辈太客气了!有什么事您尽管说。”
“这里有一份中秋礼物要给梁妈妈。自从点香阁关闭后,鲜少见到梁妈妈的身影。不知她在金陵最近过得如何?请少侠代我去问问她吧。”
梁妈妈?是啊,点香阁关闭之后确实很少见到她了。不过上次换沈袖接班之后,我路过玲珑坊后面倒是见了...

借同学的板子解心痒.jpg&gif
大概是一只端庄的带妆蔡?镇玄套使我放弃。
色差使盲。咸鱼躺尸。我爱学习。
好了接下来没有板子了,带娃走起【暴风哭泣】

by 隐冲默
2018.9.16

【蔡侠向】被杯子砸中之后

蔡居诚x武当弟子·我(事件过后才入门派的少侠:我不知道你是谁求求你别拿杯子砸我了QAQ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蔡师兄!)
画风微蠢私设OOC。和之前在酒馆码的前半截差不多,不过这个没有车而且仿佛有点反过来了。第一人称,因为我不想起名字而且想写少侠心理。如雷纯巧。7000字+。
————
我是武当新来的小可爱少侠,今天是我第一次下山来到金陵。
早就在路上听车夫及路人说,有道是来了金陵不去点香阁就是没到过金陵。
被这种想法耳濡目染的本少侠梳妆打扮,换了干净衣裳,备好银两,忐忑地走入玲珑坊范围内——
素闻这的管事热衷碰瓷,我便小心翼翼地靠边走,哪知道刚走到外墙边就被一个大概是杯子的东西砸到脑袋不省人事。...

【萧蔡】道本无情,奈何相思

俗气的题目,不变的萧疏寒x蔡居诚。
大概和《回来》那篇部分画风相近,不过角度有变。有私设,爱嗑糖,略OOC。
————
1.
他离开的第一天。
武当山的夜晚很久都没有这么冷而漫长。明明还是春时,说是山巅春寒料峭也未免冷得过分。
玉壶残灯,薄云深岚,稀疏星火摇曳在太和桥的尽头,萧瑟山风侵蚀着崭新的窗纸,淡淡的血腥气仍未散去。为帝君圣诞而新采购的物件笼罩着灰暗的氤氲,仿佛被镂刻上不祥的印记。
没有了为明日事项操劳得焦头烂额的人,没有了在桃花树下偷偷挖酒、一起偷点灯火熬夜聊天写书的人。就连平日静心修炼的人,心也已不在。
他们熄了灯,或迷茫或惋惜地看向窗外。目光所及,只有迷雾与朦胧新月。
白发沐雪,玄衣入夜,褪不去笼罩...

躁动+画感丢失期的多角色儿童画先不打tag了。
脑洞源于今天楚留香和DQ的活动——七夕并不会有人和我去吃的,嗯……等开学后吧。一起吃冰!
p1全图……画的时候脑抽没调,以至于放大后都是像素块,后面也是。
2~5依次:
楚留香手游-暴躁的傲娇吃货蔡居诚。(最大桶撒了彩色巧克力碎的甜甜冰淇淋~别太激动看看脚底下啊喂!)
金光布袋戏-本命云十方前辈。(养生款水果薄荷沙冰。)
霹雳布袋戏-本命六弦之首苍。(辟谷打坐中,头顶其实是冰淇淋啦,蓝莓宝石,巧克力棒提手,坚果味香奶冰淇淋?硬伤:画不出来。)
神魔布袋戏-本命夕阳君凤姿鸣舞。(头饰研究到哭,还没研究衣服,反正是七彩+粉粉的。嗑CP夕烟,也是这个粉色系。)
……串联成故事的话:蔡见到吃的开心地蹦哒结果摔到云A身上两个人的冰发生了奇妙的变化砸到弦首头顶睿智的夕阳全程吃冰棍观望。其实!一开始想画蔡把冰淇淋摔了之后的模样。想了想算了饶了他吧……
p6昨天……夕阳画到这个程度感觉有点辣眼睛画不动了呜呜呜。听说今天第四集终于要出了,可千万别跳。
……哎要我这废手何用。七夕愉快吃糖吃刀吧。
by 隐冲默
2018.8.17

师兄吃喝睡三连摸鱼。
然而画风怎么感觉都不一样【摔】
虽然他们都是从一个尺子画的圈开始的。
不过1、3是后画的:码完代码我就躁动不安,需要画画师兄压压惊。整体都在码代码前后浮躁的气息中度过,所以并不是很精致,就……大概是脑补气鼓鼓的一只怒而吃吃吃泡茶斩无极最后压上一只猫饼睡得呼呼的。
……师兄会被气笑嘛?!【武当闲趣步法左右横跳(???)】

by (码不动所有东西的)隐冲默
2018.8.15

道士下山(10)倦鸟归山

主萧疏寒收徒线修仙背景。久等了,最后一章。师祖救场成功。
————
第十回、倦鸟归山

萧疏寒勉力提气,却觉察那婴灵在吸收自己体内的灵气,贪婪不已,似要将全部纳为己有。纵使萧疏寒所修内功可自然而然调和天地阴阳,使灵气源源不断地产生,终究会因为失衡损伤本体,本源枯竭。
为免拖累楚遗风,萧疏寒强施凝神之咒,控制灵气流失,内心略略犹疑,难知自己能否坚持回到武当。
“道君这般情况,可有楚某帮得上忙的?”楚遗风见萧疏寒脸色苍白,心急如焚。
“命中有劫,随缘自在。不必劳烦侠士为吾担忧,只请侠士……若有余力,请照顾好吾徒。”萧疏寒知晓蔡居诚已陷梦魇,而自身状况难以为他入梦破解, 眉头微皱,“若是师父……也罢。”
“万物...

※希拉穆仁草原,比坝上草原的草质会好上一些。辽阔无垠,有很多安静生长的野花野草,路上车辆分流后显得空旷无比,时不时能见到蒙古包、牛羊及骏马成群。高原的云彩永远都那么随性自在,和蓝天绿草一起即是XP桌面般的景致。
※哈素海,黄河改道而成的牛轭湖,亦是“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所在。相较草原,这里因为湖的原因更加湿润,水草丰美,有一处莲花池,蚊虫饥渴难当,还有3368米的“氯化钠重碳酸盐温泉水源”。似乎是近年来才开发建设,设施尚不完善,收费及管理有些混乱。
总而言之,对于逼仄繁忙城市中的人来说,即是一方净地。不得策马纵情,也可暂得歇息。
————
絮叨:
目的地天气原因航班延误,发一波图压压惊晚点再码文。
P1~P4希拉穆仁草原。P5~P10哈素海(的莲花荷花池还有最后一张的大雁【?】)
感觉没有什么太精彩的。因为拍照时光线太强+节约用电其实我是看不太清屏幕的再加上米6X蜜汁对焦我真的,嗯……怀念我的米5。也许我就该等等买米8的。【假米粉的碎碎念】远景光圈太大不太行,所以类似于小品图比较多。还有手机简单滤镜+调色,总的来说就是懒死的。
顺便……悄悄感慨一下“漠南第一道场”,光从旅游者的角度看真的令人遗憾……太小了,而且不能算景点,就是道教协会。太清宫使我怀念老君洞。大概内蒙这边的宗教信仰比较多藏传佛教和东北那边的……萨满教?不太确定,毕竟这几天去的地方不多时间也紧。什么时候可以和志趣相投的人(来开车)随便浪啊……现在人没有,也只会无证驾驶卡丁车,没救了没救了。
哦再吐槽一下这边修路导致的改道引起疯狂堵车什么的真的太拥挤了。(呼和浩特-希拉穆仁,某处较近道路)
by (想糊画的)隐冲默
2018.8.8(好日子,嗯……明天有人去BICAF嘛……?)

贩糖

糖葫芦小(老)贩自白。隐藏萧蔡向(玻璃/糖)碎碎渣。玩笑话的正经画风。如雷纯巧,脑洞,随便发一下,没什么剧情实质,不打别的tag了,随缘。
————
咱就是金陵城里乌衣巷前卖糖葫芦的,前几天刚刚五十八岁。虽然龙里隆冬,眼睛耳朵都不太好使,这做糖葫芦的门道可没人比我懂,毕竟也是干了三四十年的老行当。
捧场的朋友们给俺个美称,叫做“糖葫芦老王”——我不姓王,这个王嘛,就是资历最老最厉害的意思!
咱叫唐胡卢,因为老爹姓唐,老娘姓胡,教我本事的师父姓卢。
金陵买糖葫芦的客人不少,因为小孩子们最喜欢这里的繁华,也最喜欢我这甜丝丝的糖葫芦。其实我这糖葫芦老少咸宜,就连年轻人也爱吃得紧。
就那个——看到没,那个黑衣服的...

认真摸鱼。
……其实我一开始只想画个蔡师兄的脑袋。
然后觉得光是脑袋这个姿势有点迷。
于是画了身子……本来想拿朵花。
至于衣服,对不起真的不会画衣服那师兄你就别穿了反正也不难看【?】
然后没有然后……大概被师兄拿剑匣子拍死了。
手势和光影有参考,其实一开始是画了线稿想平涂的但是一作死加了环境光颜色算了把线稿抹掉提提饱和度把图2(之前的一步)改成图1假装是厚涂。
喜欢各种色彩然而画出来永远感到委屈。屏幕使我色盲。
哦……话说小说的最后一章有可能要拖一阵子,因为又要出门一阵,而且突然有个短篇想码一下。
好了这只画渣选择去卧床挨罚了【??划掉】晚安。
哎呀今天还没上线去点香阁!……
by 隐冲默
2018.8.2

关于我

杂食博爱党。万事随缘不强求。
布袋戏:霹雳/金光/神魔/新世纪/江湖救援团。
近期主手游楚留香,挚爱武当。
喜欢:写小说自嗨/画画自萌/摄影/配音/码代码。
努力学习中的小白,大概脾气超好的,一起玩耍呀。分享随意不商用,不定时在线可私戳。
© 隐冲默 | Powered by LOFTER